姚仲涵訪談

時間:2017/08/22(⼆)13:00-15:00
地點:姚仲涵⽼師⼯作室
受訪者:姚仲涵⽼師
訪談紀錄:李悅寧、許淳淳
影⾳紀錄:李悅寧、許淳淳
訪談提綱:
提問⼀:從早期的《擾訊號》、《響川海》到後來的《LLAP》、《時光》等作品,在創作上是否有 經歷哪些改變與不同?

提問⼆:從 i/O SoundLab 到 HH,和⾃⼰個⼈的創作,兩者間的創作歷程和展出規劃有何不同?

提問三:您曾⼊選及獲得台北數位藝術獎⾸獎,您認為數位藝術獎對於創作者的意義?以及您對於 台灣數位藝術或者是聲⾳藝術的期許?

許:想問老師以前的作品到現在的作品在創作上或是素材上等等有沒有一些不同?
姚:像是【擾訊號】其實是用收音機轉廣播,然後在電器之間移動,會產生一個噪音,再去把它編輯起來。這件在2006年有投台北數位藝術節,並且入選。
許:所以是小台的收音機那種?
姚:對,以前放卡帶在附收音機的那種。然後【響川海】的話,也有在2007年入選台北數位藝術獎,有單純聲音的版本以及影像的版本。那比如說這次會展的是LLAP,這是2015年的作品。
李:在後來都有用日光燈創作,所以早期是單純用噪音
姚:對,單純用噪音,像2008得台北數位藝術獎首獎的【竄景】它其實也是日光燈跟錄音。我忘記數位藝術節是從第幾屆開始?06年嗎
許:對,2006年
姚:因為那時候我們剛好在念研究所,剛好台北數位藝術獎有聲音藝術這個獎項,所以我們大家就一直很努力的去投件,所以才會一開始每屆都在投。後來拿到首獎之後,可能因為我當時也去當兵了,所以就沒有再繼續參加。
許:那你覺得得獎對你來說是?
姚:得獎對我來說一種肯定,還滿重要的吧。我覺得重要應該不是指得獎這件事,而是比如說數位藝術節他都有展示,所以你得獎了會被好好的呈現,大家會去聽,會去理解。可能這件事會比較重要。那我覺得轉變的話應該是說,如果你們知道HH的話,他是2013開始的,應該是說我在聲音創作的一開始其實非常聚焦的在思考聲響、噪音或是聲音的一些事情,所以他可能還滿純粹的在處理。但後面因為,覺得是不是加入一種別的元素讓這個聽覺有更多的空間或是想法,所以比如說LLAP他有個很明顯的節奏在當基底。
許:所以就加入越來越多不一樣的素材。
姚:對啊,慢慢的有比較多的素材進來。
許:所以這次在就在藝術空間展覽的【光電獸】的霧也是這次才有的?
姚:對,這也是新的一個素材。我覺得他跟燈光有一樣的事情就是他都還滿真實的,如果是裝置的話觀眾看到日光燈閃可能會先去想說他是不是壞掉了,因為他看得到那是一個物件在動作,不是看到那個影像,所以我覺得那個感受可能不太一樣。那霧的話也是一個突然跑出來的東西,他都有某份真實感跟有一種沒辦法去很準確的知道的一種狀態,比如說當我們在看霧的時候可能會覺得他遇到我的時候,我們會不會怎樣。就是那種真實感,可能跟燈光在閃爍的狀態是一樣的。(6:52)
許:這次展覽有使用不同的燈,之後會再嘗試更多新的素材嗎?
姚:應該,會啊。比如說這次天花板用的燈就是建築的照明燈,然後還有噴煙的光束,其實是演唱會用的那種電腦燈,我覺得這次個展會用到這些燈都是在過去中慢慢接觸到的燈具,慢慢被我運用進來,也許還會再用這些燈一陣子,然後才會再有新的燈具再進入這樣。
李:為什麼當初日光燈會選用圓形的呢?
姚:我一開始有用長的,因為我很在乎材料跟材料的關係,那個關係對我來說很重要。而我那時候在想的是光、聲音跟空間的關係,那線條的話,因為聲音是從一個點狀這樣散出來的,所以在視覺上,圓形比較適合那個點狀,所以就選用圓的日光燈。一開始有長的日光燈啦,在研究所的時候。
李:那第二題,這兩者的創作、還有準備時有什麼比較不同的地方?
姚:在準備的時候就差蠻多的,那應該說,它們最後面對觀眾的狀態是很不一樣的,所以就會用那個狀態去思考,應該說我蠻在乎最後的樣子會怎麼樣和觀眾說話,所以我會去想比較多,像是怎樣才能清楚地說話。比如像 HH 面對的應該是一群人,因為是現場演出,而他們都有一些期待,對於激烈的節奏或是聲音,而在看表演的時候,跟看裝置的時間感也是不同的。裝置的話,我會覺得它像一個風景,它可能不像我們看一個 video 一樣,我們進去會去找到起點跟終點。比如說天花板那件作品它也有起點跟終點,但如果沒有從頭到尾看完好像也能知道它是怎麼樣的一個狀態。所以我覺得應該是因為它們最終的形式很不一樣,所以那個想的過程,就會比較不一樣。那 i/O SoundLab 的話,那時候是一群人,以前聲音藝術、演出的活動沒那麼多,所以當時我們研究所的一群人就聚在一起想說可以一起辦活動。
李:我蠻好奇的是,您這次在《光電獸》的展覽,您會希望觀眾用什麼樣的方式去觀看作品,三者有順序的嗎?
姚:比如說我們即將面對的數位藝術節的展覽,那個場域大概有五件作品,那這五件作品聲音一定會互相干擾,這是聯展很難避免的事情。也許國外可以把聲音隔得很好,但目前在台灣可能還沒有辦法。所以在我自己的展覽就能有機會讓它一個個去呈現,不互相干擾,可能也參雜了一些表演性在其中,因為我經常在處理的是表演跟裝置有關係,或是裝置也有表演性。所以讓它一個一個,讓大家這樣跟著大循環看;因為其中有一件是整點才會有,所以其實就剩兩件輪流,然後到整點的時候會突然切過去,換噴煙那一件。
李:所以也會隨著空間的不同,做一些更動嗎?
姚:他應該就會有點變形,變樣子。
許:那老師對數位藝術、數位藝術節,或是台灣的聲音藝術有沒有一些期許?
李:因為數位藝術節現在已經到第十二屆了,您從一開始有投件到現在,是否有希望台灣數位藝術有怎麼樣的發展?
姚:比如說,聲音藝術來說,《失聲祭》是一個重要的活動和角色,而這和藝術節比較不同的是藝術節可能是一年一次,大家會去看誰得獎,哪些東西被選上了;《失聲祭》比較不同的是,大家可能想去聽聽看有什麼新鮮的事情,兩者是不同的。我覺得以這個聲音創作的環境來說,這兩個角色都是重要的,一個像是生活中一直發生的事情,一個像是金曲獎,是給予肯定的事情。這兩個都要一直發生才好,那如果說期許的話我會覺得這種活動應該還要更多,才會更有意思,它應該要多到大家聽到噪音都不會覺得這很奇怪,應該要到這樣的程度,才代表聲音藝術創作的狀態已經很普遍,或是大家對於沒看過的東西不會這麼強的排斥感,比如說我們在國外演出的時候,觀眾的接受度比較高,或是沒有設限,好像是看到一個很新鮮的事情的方式來看我們;但在台北有時候會遇到一些「你們在幹麻?」的這種態度。我覺得這樣的活動應該越多或越好吧,就讓大家去習慣這件事情。
許:您在很久以前的訪問中有提到,在當時在做聲音藝術的藝術家很少,現在有覺得比較多了嗎?
姚:一定有比較多了,但是我覺得還是不夠多;再來是我覺得有特色的也比較少。比如說,台北數位藝術獎,用金曲獎來比喻的話,今年誰得到大獎,大家在這個領域裡面工作,都多少蠻希望被肯定的;而得獎之後可能大家也會被影響,去模仿形式或是風格。我覺得在國際上,聲音藝術的類型很多藝術家都做得蠻好的,有很多範本,我們也可以直接連接、臨摹,但我自己會比較期待自己的東西再多一點,才會比較有特色性,更不同。
李:之前有看過相關的報導,HH 在表演的時候像是音樂,會不會之後就沒有那麼藝術、或是沒有那麼音樂?
姚:有很多人這樣覺得,但比如說,我們去看現在的當代藝術,我們也會有很多疑問說:「這個是藝術嗎?」,就是它的藝術性,不只是美而已,它也一直在變。所以我覺得可以吧,在音樂的領域裡面多一點抽象的東西進來,接受度好像比較大;而在聲音藝術裡面多了一點音樂的東西進來,大家好像就又比較敏感一點。但是範圍本來就應該有個大小,什麼東西應該大家都可以叫它音樂或是藝術,我覺得這最好沒有一個標準的答案。這應該是一個不錯的狀態,聲音藝術越來越不像聲音藝術、音樂越來越不像我們習慣的音樂。我覺得這是一個蠻好的狀態。
許:在很久以前的訪談中您有提到希望可以想出一種,讓裝置可以像畫一樣被買回家欣賞的方式,那現在是否有新的想法呢?
姚:對於裝置比較容易被收藏這個想法,我現在沒有什麼在想這件事了。我覺得對於我現在的狀態來說,可能因為我的東西比較空間性、尺度稍微大一點,所以在比如說私人收藏,一定會有些問題,會覺得很難收。但是我好像不應該這樣去侷限自己對於空間展示的想法,那關於收藏的問題,我想那時候可能收藏對於藝術家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經濟狀態;現在可能會發現不只是有收藏這個方向,所以對我自己的狀態來說收藏是沒有那麼絕對的。但我覺得是每個藝術家的狀態也不一樣。
許:想問那些日光燈大概多久要換一次?像是壞掉等等。
姚:日光燈的話比較快,比如說,《時光》的話可能每個禮拜那個秒要換一次啟動器,但是時的那部分,就不太需要。
許:那《光電獸》那邊的呢?
姚:《光電獸》那個 LED 是不會壞的,沒這麼快壞掉啦。最底的那個圓的是 LED 是不會壞的,而那上面的三個日光燈,應該是越久越好,比如說《時光》的話,它太久沒亮,大家就覺得它壞掉了,但是那個日光燈,它其實還是會亮,它只要一通電它還是會有聲音,只是亮得比較慢,所以那個展場的日光燈管,換得比較少,好像才換一次;但是啟動器要換,就是日光燈管下面一個小小的東西,因為表演的時候碰雷射,如果壞掉的話要碰很久才會有聲音,對表演來說就不太順暢。
許:可以幫我們大概導覽一下這邊嗎?
姚:這個工作室其實是大家的,有三組人:我、葉廷皓跟王福瑞老師跟何理互動。這邊是我的,比如說這個就是天花板的燈在測試的,這個是別的作品,還在做。
李:所以您大部分會在工作室測試,還是會在展場花比較多時間?
姚:個展的話就是比較多時間在展場,去決定內容,那形式就要在工作是先弄好,不然過去可能太花時間了。
許:這些技術都是在研究所學習的嗎?
姚:研究所可能是個起點,之後就自己接觸研究、還有問朋友。我的朋友都蠻厲害的,知道很多控制方法。
許:展完的作品通常會拿去哪?
姚:我的作品通常都是材料,比如說《時光》它在工作室就只是零件,牆就在展示的時候才會在現場做出來。像這個是某個要展一年的展覽,新竹的地景藝術節,所以就先做出來,打開來就是《時光》,然後是 LED 的版本,不是日光燈的版本。
姚:這是噴煙的那個燈,然後因為這要展一年,所以有個風罩,但燈光不會影響,下雨不會影響到燈。這邊都是燈的材料,還有一些喇叭。圓形的日光燈是不用訂做的,台灣買得到。
許:那一件作品通常會花多久時間創作跟發想?
姚:發想都蠻久的,一開始都用圖面去溝通,我會把我的想法畫給主辦單位,那他們可能會有一些建議,然後我在做的過程中,會再畫得更仔細、然後把技術的方面考慮進去,這個過程可能會有半年,但不是天天,可能每週有個進度;那真正在做的時候可能就會比較密集,一兩個月去把料訂製好、組裝。
李:那聲音的作品也會在這裡測試嗎?會不會影響到其他人?
姚:所以我們不會太晚、也不會太大聲,只要聽得到就可以了。但我覺得測燈跟測聲音都還好,比較危險的是測煙,像那個煙有在這裡測過,測煙之前要先看有哪些感應器,有些是溫度的就不會叫,但像後面的門打開就是煙霧偵測器,只要測到我那種煙量就會叫,可能會通知消防隊。所以我在測的時候都會用膠帶把它密起來,外面也有一個;噴完之後煙要散出去,窗戶也不能一次全開,不然煙這樣散出去一定會有人報警,所以就只能開一點點,等它慢慢散。《光電獸》的那個我有去拍下來,我自己覺得很好玩,就是說作品如果能讓一些人緊張,那會蠻有感覺的。

姚:其實就是對聲光有興趣,一開始是從影片的剪接裡面,我都剪很抽象的、像光的流動,我的老師就建議我把光跟聲音當成一種材料去思考,所以才開始可以做一些比較互動的東西這樣,後來就進了新媒體藝術。